做好知识产权保护

远离侵权

制作短视频并传播是否构成著作权侵权

时至今日,每个人的生活都是被碎片化时间撑起来的:上厕所的时候看一会“五分钟看完一部电影”;堵车的时候读一点“一分钟了解一本书”;等外卖的时候看一会“综艺cut”。。。。。。不一定非得要看过这部电影读过一本书,就可以从浓缩精华里获取信息,所以才成就了浓缩作品称道的今天,尤其是短视频得到了蓬勃发展。那么问题来了:在未获得原作品权利人的同意下,制作并传播这种浓缩精华短视频是否构成侵权呢?今天专利申请发思特就和大家一起来探讨一下。

短视频算作演绎作品,但不得侵犯原作品权利

演绎作品是根据另外一件前已存在的作品所创作的作品。它的创造性就在于对前已存在的作品进行改编,通常划分演绎作品与原作的界线在于新作中保留原作情节或结构的量的多少。演绎作品既具有独创性又具有对原作的依赖性。独创性是具备成为版权法保护作品的核心要件,但是演绎作品因创作于已有作品之上,对已有作品的依赖性极高。

就短视频而言,一般分为两类作品,一类是是对原有影片进行剪辑而形成的浓缩视频,另一类是利用原视频内容进行的配音,内容很大程度上多是评论或搞笑。对于视频内容剪辑浓缩的短视频属于表达而不是思想,而在配音中凝结了演绎者对影视剧的关键剧情提炼,甚至包括自己对影片深层次的解读,同时需要对原作品视频的剪辑与配音的内容相关联,与原影视剧相比,充分表现出了改变,能够完全区别于原影视剧,所以这类短视频属于著作权法保护的演绎作品。

根据著作权法第十二条的规定:改编、翻译、注释、整理已有作品而产生的作品,其著作权由改编、翻译、注释、整理人享有,但行使著作权时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该条明确了演绎作品的作者,对原作品进行再创作时,应事先征得原作者的同意,并依照规定支付报酬,同时原作者仍享有署名权,再创作人不得对原作品进行歪曲、篡改等,如果演绎作品的创作人是对已超过保护期的作品进行再创作,可以不征得原作者的同意,同时可以不支付报酬,但原作者的署名权不得侵犯,作品的不受歪曲、篡改权不得侵犯。

因此,短视频的著作权归其创作者所有,但使用短视频却不得侵犯原作品的著作权,通常来讲需要在使用前得到原作品权利人的许可。

如何判断短视频是否构成合理使用

如前所述,在未获得原作品权利人许可的情况下,使用演绎作品的行为构成侵权。但是,如果演绎人对已有作品的利用构成合理使用,就不必经过已有作品作者同意,从而不受到原作者的限制。所以,如何判断短视频是否构成合理使用?

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列举了合理使用的十二种情形,其中就包括为介绍评论的目的使用已有的作品。《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十一条明确了合理使用的“三步测试法”,即(1)法律规定的特定情形;(2)不得影响该作品的正常使用;(3)不得不合理地损害著作权人的利益。

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充分发挥知识产权审判职能作用推动社会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和促进经济自主协调发展若干问题的意见》第8条借鉴美国《版权法》第107条,规定了构成合理使用的四要素:(1)使用的目的和性质,包括这种使用是商业性质还是非营利使用;(2)使用版权作品的性质;(3)同整个版权作品相比,使用的数量及内容的实质性;(4)使用对原作品潜在市场或价值的影响。

具体到短缩视频,若仅仅是为个人爱好而制作并上传于网络中,免费提供给观众观看,没有获取利益,则不视为商业使用,但是随着粉丝量的增加,其节目所带来的流量经济使得创作者可以获得更多广告商的青睐,即使视频免费向观众提供,也属于商业性使用。

但是并非任何商业使用均不构成合理使用,还要考虑这种使用是否是一种转换性使用。如若创作者对原作品的使用并非是为了再现原作品本身的艺术价值,而是通过增加新的表达形式,意义或传达的信息等,使原作品在被使用的过程中具有了新的功能或价值,则属于合理使用范畴,不构成侵权。所以,凝缩视频若仅仅是将影视剧中的剧情进行机械式地提炼,整个作品集中展现于影视剧的故事,则转换性较弱;若其内容上侧重于对影视剧的解说、发表评论、进行讽刺,则转换性较强。

发思特认为,对于影视剧作品而言,最重要的市场获利期是播放期间,短视频的发布时期就显得尤为关键:若是让很多观众提前获知原作品内容,很容易影响原创作品的收视,进而影响潜在市场价值;若是之后对原作品的总结和再创作,则不然。

当然了,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短视频利用了原影视剧的视频影像的表达,并具有和原影视剧的实质性区别,属于演绎作品,当其内容侧重于对影视剧的解说、评论、讽刺则属于合理使用的范畴。因此,对那些短视频的创作者而言,其在利用原影视作品时,不单单是在说别人的故事,而是讲自己的故事,才能走更远的路。

创建时间:2019-11-15 20:37
浏览量:0